今年本想好好的準備幾道年夜飯,為家人分攤一些辛勞,除夕當天上午還外出去買菜,下午便磨刀霍霍地當起二廚準備年夜菜。

老婆把簡單的工作讓我做,諸如搬搬鍋碗瓢盆、洗菜、切菜等等。接下來要準備一道涼菜~涼拌海蜇皮~需要將已經浸泡好的海蜇皮切絲,這是我第一次切海蜇皮,一開始將海蜇皮對折起來成一個半圓,再切成一半,發現二層海蜇皮疊在一起會滑,不易下刀切,好不容易切完一片,接下來準備切第二片;此時,左手旁的瓦斯爐正在蒸著櫻花蝦油飯,香味已經慢慢地隨著冒出來的蒸氣撲鼻而來;由於有了剛剛的經驗,這次我想先把海蜇皮全部攤開來,再從中間劃一刀切成二半,這樣就不會因為海蜇皮疊在一起而滑掉;所以右手拿起刀來,左手將海蜇皮攤開來,右手正準備下刀的時候,左手臂因為靠近正在蒸櫻花蝦油飯的鍋子而被蒸氣燙到,由於反射動作的緣故,左手向右邊閃開,說時遲那時快,感到一陣痛楚,右手立即將刀子放下然後緊握左手手掌,眼見中指指頭已經缺了一塊肉且像是一池湧泉般血流不止,而身上衣服也被潑上的一道血跡。

趕緊拿衛生紙用加壓止血法壓在傷口上,希望能止血,然而並非只是劃了一刀,而是切了一塊肉下來,還利用橡皮筋綁在中指根部,並將左手抬高,眼見仍無法止血,只能到醫院掛急診看醫生能如何處理。

走出廚房看到地上一小塊剛剛自己切下來跟了自己已經幾十年頭的肉,沒想到竟然飛出了一公尺外,撿了起來用衛生紙包起來,心想應該也沒機會縫起來了,但仍帶在身上準備拿給醫生看,忍著痛換上外出的衣物,到最近的醫院去掛急診,雖是急診,但也等了約有15分鐘才見到醫生,一開始醫生以為是劃了一刀用縫合手術即可,但一聽到我說是割了一塊肉下來,並將衛生紙拆開來看到血仍湧了出來,一面還問我怎麼這麼嚴重,我只能淡淡地回說,嗯...除夕幫忙準備年夜飯加點菜(肉);醫生請護士準備電燒設備,同時請我到房間裡躺在病床上,而護士就忙著準備電燒機器以及醫療的物品。而我只能靜靜地躺在那裏等著醫生進行電燒手術。

約莫又等了15分鐘,醫生便準備開始進行電燒,進行前先用碘酒進行消毒,直接用棉花棒上沾碘酒然後在傷口上來回擦拭,可想而知....很痛!接下來才打麻醉針,但....為何不能先打麻醉針才消毒啊~~~

接下來,使用針頭狀的電燒刀進行電燒,中指指尖刺刺的、麻麻的感覺,偶而還飄來一陣陣的燒焦味道,一開始還無法完全將血止住,醫生還加強火力(瓦數)才控制住。最後醫生還把已經燒焦的傷口給我看,應該是要我確認是已經止血了。

看著手指頭缺了一塊,心裡的感覺很是奇怪,說不出個所以然來,眼前閃過的畫面是殭屍片中的特效,也就是殭屍身上上東缺一塊西缺一塊;但能確定的是這年夜飯我是幫不上忙了,也有點懊惱。吃年夜飯時,爸爸說這事是來消災的,除了左手不能碰水,洗碗、洗澡要包塑膠袋之外,還好對生活上沒有重大的影響,也是萬幸。為了陶侃自己,在紗布上劃上笑臉,太太說應該要畫成哭臉,因為受傷會痛,我回說都已經在痛了,應該給自己以及大家一個笑臉。

後續看了二次門診後可以自行換藥,太太看到了傷口,想不到會那麼嚴重,也覺得不捨,我自己並不會怪罪任何人,反而是因為自己廚藝不精以及並未注意到周遭可能造成危害的風險而進行預防,而造成對自己的傷害,慶幸的是並沒有傷及家人。

上班之後,可想而知有許多同事會關心地詢問傷勢的由來,我不好意思比出中指出來,所以都將整個手掌張開來,而官方說法就是為了準備年夜飯切一塊肉下來加菜。對於公司書法社團的同學則會加上一句話,嗯...由此可見拿毛筆還是比拿菜刀安全多了。

在預防設計或者製程失效的管理工具中有一套是FMEA(失效模式與效應分析),用來針對事前的預防而非事後的補救,以減少成本浪費、客戶抱怨等。雖然曾經擔任公司內部講師講授此課程,但可想而知只用於工作上,而未能將觀念也帶到日常生活上去實踐。有了這次經驗,代表爾後再次講授此課程時除了工作上的案例可以分享之外,也意味著多了生活上的案例可以告訴學員。

, , , ,

理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