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年前,從軍報國的時候,時任中尉軍官,某一天連集合時看到正在執勤的安全士官一臉憂愁且暗自掉淚,那位士官屬於書生型,尚不確定是否因為軍中或是個人私事而難過。我發現不對勁,當時大家正集合在一起,這位安全士官手上又是荷槍實彈在執勤,深怕他萬一想不開一時衝動而造成重大傷害,我並未將他換下來,而是趕緊寫下一張字條遞給他,並拍拍他的肩膀,他看了一眼字條後對我便收起來放到他上衣的口袋中,也收拾起難過的情緒繼續執勤。

幾個月後,這位士官即將退伍,在退伍當天回連隊領退伍令時,特別過來找我向我道謝,因為當初的那張字條讓他能夠得以度過當時的困境,即使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他發生了甚麼事情,我認為並未幫助他甚麼,反而是他自己能夠得以調適,幫助自己消弭難過的心情,不過倒是他的舉動讓我覺得蠻窩心的。

或許你會問,字條上寫些甚麼? 那張字條上其實只有簡單的四個字「自我調適」,人人都知道,但是當人的情緒鑽入牛角尖時,已經無法理性的去思考,常常做出異於平常且讓所有認識的人驚訝萬分的舉動,適時的給予關心與建議才是最重要的;社會上許許多多不幸事件,不就是缺乏適時的協助而造成個人與家庭抱憾終身! 就算是有再好的制度,沒有考量到時間的適切性也是宛然。

最近看了一本書,嚴長壽先生的著作:「作自己與別人生命中的天使」,有一篇文章叫做「縮短情緒的公里數」(本文標題也是取自於同樣的名稱),文章內介紹了一篇傳說:

愛斯基摩人在遇到忿忿不平的時候,他們的解決方式是,在冰天雪地裡延著一直線走,一直走一直走,走到自己的情緒逐漸緩和下來,然後停下腳步來,回頭望向起點,丈量這份怒的壞情緒有多長。

我們身處於水泥叢林中,大概也沒有太多地方可以讓我們延著一直線一直走(或許202兵工廠那塊濕地還有機會),但我們可以將距離改用時間來量測我們自己的情緒公里數(改為小時數),若你有在研究KPI(key performance index),還可以定義出自己的情緒KPI,去縮短情緒公里數或小時數。

有時,工作上不如意,氣憤難平,選擇寫一封Email想要發出去與對方爭執,沒有直接面對面的槓起來,避免當面起衝突,而往往寫好這樣的Email後我會先存放在草稿,過了一二天後再拿出來重新檢視一番,有時事情已經有了好的解決方法,有時因為心情已經心平氣和反而選擇直接與對方談,此時大家多能在理性情況下將事情妥善解決。

所以,讓我們自己學學愛斯基摩人去縮短情緒公里數或者如我所說的情緒小時數,也別忘了能夠適時給予需要幫助的人一把,就像是我當兵時一樣! 共勉之~

延伸閱讀:

    

    

image

創作者介紹

光陰的故事

理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