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再也看不到她了,就在那一次他在辦公室裡大鬧一翻並且無情的帶走我留在加班時當宵夜的零食之後。

 

我只能獨自的在辦公室裡挑燈夜戰,當同事們一位一位地離開辦公室下班了,我仍然面對著冰冷的電腦,絞盡腦汁的打著的報告,不禁想起有她陪伴的夜晚總是不會孤單的,我總是提醒著自己,有一天,她仍然會再來找我的;

 

某天,如往常般的在公司加班,突然聽見右邊隔壁座位上有人正在打著鍵盤,我原以為她又回來了,欣喜之餘,站起身來一看,空無一人,我失望地坐下來繼續我的作業,可能是我已經神經衰弱了吧,錯把自己打字的聲音當作她的聲音。

理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