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4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age 曾聽說一個小故事:有次半導體教父張忠謀主持一場會議,會議進行中發生投影機故障,但承辦單位無法即時修復,耽誤到與會人員的時間;於是張忠謀不悅的責備承辦人員,「為何沒有事先想到投影機可能會故障,而事先準備好備用的設備以便不時之需呢?」。這是典型的並未事先做好準備的例子。其實,生活與工作中不乏有類似這樣的例子。

相信經歷過成功嶺受過大專兵訓練的都知道,每當國家的高層來視導,一定要先歷經數次的演練,然後在正式的場所中能夠有完美的表現。

筆者於畢業前專案報告的準備中,也是在電腦前面打開簡報檔案,模擬自己已經上台開始正式報告的過程並實際將內容演練數遍,由於報告時間的掌握也在評分項目內,所以必須精準的掌握住報告的時間,最後能把時間控制在誤差不到10 秒內,最終也仍準時完成報告,當年我們小組還獲得優等的等第!

職場中,只要是客戶要來訪,業務也一定會於事前招集各單位,從人、事、時、地、物逐項的安排、檢視、確認;對於議題的內容與回覆的準備狀況更是逐項的著墨以及針對如何應對進行模擬,無非就是希望能夠在關鍵時刻會有完美的演出。

或許你會為沒有事先備妥備用的投影機的承辦人員叫屈,因為誰知道它甚麼時候會壞掉啊!

理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約在15年前(1995年),看到了台北基督教女青年會(YWCA, Young Women's Christian Association)在報紙上徵召為盲人服務的義工,服務的內容包含有錄製有聲書、為盲胞舉辦活動時負責帶領他們並做為他們的眼睛協助去探索這個美好的世界等。而參加徵選的方式是必須自行錄製一篇文章並將tape寄到YWCA去評選,當初基於想要作為一位義工貢獻一下自己微薄的心力而前往報名,當時我便選擇了林清玄先生的「發芽的心情」一篇文章做為錄製有聲書以及參加評選的題材。

有幸,通過了初選,並且還前往YWCA進行面談,記得當初還是會長親自出來面談。後來也順利的通過了第二階段的評選並獲得一張聘書。然而最近特別上YWCA網站去看看是否仍維持著在招募盲人義工,已經沒有發現,只是不知道是否仍有為盲人同胞提供的一些服務。

當初錄取了盲胞義工之後,YWCA還特別開課邀請廣播電台的主持人(是一位女主持人,已經忘了她的名字了)免費教授我們說話應如何發音才準確以及如何咬字,想必是希望我們說的話能夠讓盲胞聽的清楚吧! 還記得總共上了五次課程,要結業時這位女主持人還差點哭了,雖然上課時間不長,但大夥兒已經像是朋友了。

各位會不會有點好奇,我是男生但是YWCA卻是女青年會,要招募的義工是不是僅限於女性? 當初我也是如此的想著,但仍打電話去詢問,確認不限定是女性之後便報名參加了,其實擔任盲胞的義工原本就不應限制性別的吧!

最近將已經收藏了15年的tape拿出來,希望能夠將我1995年的聲音永久的保存下來,Tape 已經放了15年又沒有特別儲存在防潮箱內還能夠拿出來撥放已純屬不易了,所以趕緊將Tape 轉錄成電子檔。

理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雪菜、豆干和肉末是原本搭配的組合,我則再加上目前當季的皇帝豆以及紅辣椒的點綴,就成了這一道喜來雪裡紅~

 DSC00065

喜來雪裡紅

[材料]

雪裡紅 200g
皇帝豆 50g
紅辣椒 一支,切成圈狀
豆干 三塊,切成塊狀
絞肉 80g
蒜片 四辦

 

理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個專案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中,大家都在加班,漸漸的一個一個的離開辦公室,雖然大家都承諾今天要把PM交代的事情完成,不過看來非得加到很晚的班才能夠交差,於是便說:「反正有人會幫忙做完,或者明天再做也不遲」,於是乎這當中最顧全大局的成員將會是最倒楣之人。因為大家都知道他會去完成所交付的任務,不會放任不管,所以最後往往也是他付出最多的心力,但卻不見得討好,因為能者多勞嘛!

這種情景也常常發生在學生在期末前要交小組的報告或專題,當需要熬夜趕報告時,也會有一些同組的學生藉故而開溜,留下願意付出心力去完成報告的同學,然而完成之後,更慘的是副出套別多新力的同學的分數是和整個小組成員的分數都是一樣的,因為教授不見得知道小組內每位成員所付出的比例。

難道,這樣因為個性使然、顧全大局的人只能默默承受?玩不過那些沒擔當、坐享其成、處處藉由搗蛋來獲取額外利益的人嗎?能者只能多勞嗎?應該要如何來反制他們呢?

在武俠小說中常常有武功練到最後,從有招術練到沒有招術,武功高強的往往被沒有招術看似無章法的小囉囉給打敗。在賽局理論(game theory)裡這種策略叫做「邊緣運用」(blinkmanship)也是湯瑪斯•謝林(Thomas Schelling)博士在2005年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重要理論。

謝林博士表示:設計出「可控制的失控」(control loss of control),亦即在對方還來的及改變,有辦法顧全大際之時,把對方節節進逼到有可能玉石俱焚的「危險邊緣」,如此才能掀開對方的底牌,探看看對方是不是真正豁出去了,寧可同歸於盡,也不願意改變。如果是,那就只好認了;如果不是,那以後就不會再用類似的手法來要脅另一方一定要退讓了。所以這個策略運用成功與否在於,對對方的威脅(也就是進逼對方的方法)要有效,卻又不能太過與不及,否則就會沒有效。

理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9635 

螞蟻上樹 (Ummm…看來肥肉多了一點)

[材料]

冬粉 二束
絞肉 40g
蔥花 10g
薑末 5g
蒜末 5g

 

[調味料]

理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